推开葡萄酒文化“新世界”大门其实他没有那么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9-07-21 07:06 浏览:

  5月底,米未传媒的新节目《乐队的夏天》上映了,音痴的马东作为这个节目的主持人,被一众有着摇滚精神的专业音乐人“怼”,但影视评论人们却意外地一致给出了好评,反观音乐评论媒体的声音显得褒贬不一。综艺与音乐的碰撞,终究产生了火花。这种火花就像摇晃葡萄酒杯时,在重力作用下产生的酒花儿,看上去很快就散了,但私下却要波涛汹涌上很多年。

  上世纪末,葡萄酒被传入中国的时候,接受这种苦涩口感的人并不多。王朝酒业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显得简单粗暴——加雪碧,苦涩的葡萄酒一下就甜了起来,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就是“甜甜”的。“甜甜的”三个字对于年轻人而言,更像是一种感官上的解构盛宴。

  但进口葡萄酒却把葡萄酒文化讲得越来越复杂,法国乐星酒业创始人伯怡也曾“吐槽”,复杂的法国葡萄酒对于法国年轻人而言识别起来也有一定的难度。

  2019年1~3月,中国进口瓶装葡萄酒总量约为156029.7千升,与去年同期相比降低22.3%。进口总金额约为7.82亿美元,同比下降20.19%。此前有人认为,这是春节前移造成的1月份进口量低于去年同期,然而到了3月,进口数据未回升,反而以更大的幅度下滑。至此,进口葡萄酒在中国首次遇冷。

  葡萄酒文化太沉重。这种沉重已经到了十分繁冗的地步,葡萄酒配油画、配音乐的很多解读文章通过互联网被不断放大。喝不同的葡萄酒配上不同的酒杯、搭配不同的餐食,产区和葡萄品种的概念,在把一瓶酒本身的价值不断放大。

  在国外只是用来佐餐的酒,在中国却越来越复杂。但中国的酒文化里却很少有独自品鉴的场景,在中国,古代人饮用的场景中也多以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”“蒲萄酒,金叵罗,吴姬十五细马驮”“蒲萄四时芳醇,琉璃千钟旧宾”情景出现。宴会、酒肆……最爱喝酒的李白,无人对饮的时候也要邀月成局。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,即使是不如意也要叫上三五好友共同买醉。

  买醉也好,庆祝也罢,讲香气讲仪式的葡萄酒都显得不太适宜。相反,最近两年智利和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却畅销了起来,相比于法国、意大利的葡萄酒,新世界的人在酿造和文化上自由度更高一点。酿酒师们在自由的酿造和酿造的自由中左右摇摆,才有了自由的葡萄酒。

  单宁到底是什么呢?作为一个不懂葡萄酒的饮用者,他们真的喜欢葡萄酒里让耳根炸裂的酸度吗?和苏岱的贵腐、加拿大的冰酒相比,消费者更喜欢喝干红吗?对于我国的消费者而言,葡萄酒的教育普及度太低了,超高的价位也把很多普通消费者拦在了门外,又或者说喝酒本身如果是简单又快乐的事,那么喝酒需要付出金钱和时间去学习吗?

  但在葡萄酒教育体系之下,很多人认为干型酒才能被摆在餐桌上作为一款主酒,可是很多普通消费者的味蕾就是偏爱那些小糖水,但在所谓的主流“”压力之下,他们“热爱”喝干红。

  喝葡萄酒本身带来的难度,正在让葡萄酒失去那些消费者。琳琅满目的货架上,几乎没有消费者在第一次选购的时候能准确地找到一款入门酒。

  是时候给消费者松绑了,让他们承认自己就是喜欢“小糖水”,就是喜欢没有什么味道的白诗南吧,喝自己喜欢的,这才是葡萄酒文化最重要的意义。

  谈及甜型葡萄酒更适合中国的问题,王朝酒业董事长孙军却认为,中国白酒文化里关联最多的两个字就是豪爽,很多消费者形容酒好不好都用顺溜这样的形容词,这个词表达的正是口感。未来,葡萄酒一定会形成文化的融合,包括口感的融合,不一定会沿着国外葡萄酒的路线走,这才叫文化的融合,它会形成不同的文化、不同的梯度。

  在中国的历史上,葡萄酒应该算是真正的舶来品,尽管很早就有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的说法,但这仍然存在争议,葡萄美酒四个字到底是在说葡萄和美酒,还是指葡萄酒。在古老的西域三十六国里,酿造葡萄酒的不在少数,尼雅古国更是把葡萄酒作为货币和财富等重要的价值衡量,也把葡萄酒作为纳税的东西。所以我们更愿意相信欲饮琵琶马上催的时候,饮的就是葡萄酒。同样值得注意的这句诗是征战匈奴时期,并非中原地区形成的,这句诗可以说是中原文化和西域酒文化的一次融合。

  我们中国的酒文化最早起源于果酒文化,多是与水果相关的。我国最早的葡萄酒企业,都是以果酒为主的,这与现在说的葡萄酒相去甚远。现在所说的葡萄酒文化多指干型葡萄酒文化,干型酒是舶来品,如今的葡萄酒文化更像是东西方文化互相交融后的新产物。葡萄酒的引进带来了西方的酒文化,形成了今天的文化格局,这恰恰也是中国葡萄酒行业将来可能提升和发展的一个新的契机,文化融合一定是葡萄酒文化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,从而引领葡萄酒行业的发展。

  对于中国人而言,葡萄酒太轻,还不是中国餐桌上的首选。原因说起来有些好笑,因为“红酒配红肉,白酒配白肉”的配餐原则下,消费者终究学不会选择。

  今年的中国酒业协会葡萄酒分会秘书长王琦也指出,葡萄酒很难走进上消费者餐桌的一个问题,葡萄酒度数不高,在中国的饮用习惯来看用量太大了。一般的酒局中如果全部使用葡萄酒,性价比甚至可能不如茅台。

  而在中国,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喝酒,丢掉了如此重要的市场,葡萄酒发展必然举步维艰。葡萄酒是舶来品,但坚持以自己的方式来推广的进口葡萄酒们需要变革的地方还很多,过度教育和过度仪式化,只会让葡萄酒失去活力。

 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如今的葡萄酒文化在中国的发展似乎更加多元化,既有中国的干杯文化,也有纯西方式的饮酒礼仪,东西方葡萄酒文化的融合已经是一个必然的发展方向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